当前位置:健康牛信息技术情感儒林外史人物形象分析(范进与严监生的人物形象)
儒林外史人物形象分析(范进与严监生的人物形象)
2022-11-23

“儒林外史”明着看讲述的是“儒林”之外的事情,但是篇篇文章都还是脱离不了“儒林”之内,就好比写甄宝玉为的也是反应出贾宝玉,一个为表,一个为里,表里呼应,才是作者真正想要写的的东西。

作者是明朝生人,那时的士子们科举一途为要,重视“八股文”,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的现象屡见不鲜。

在《儒林外史》里最有名的就是“范进中举”的那一回,痴痴地考了数十年,翘首以盼的中举消息到了,一下子失心疯了,而出主意治好他的不是医生却是一个来送消息的差人,说明其耳闻目睹多矣,足见科举制度毒害身心。

这是以前学“范进中举”时要标注的。但我再看时,却有了另一种感觉。

范进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家里没米开火,只能插个草标去卖鸡,然而东张西望良久,也没张开口。

我突然觉得,现在很多人都跟范进有相通之处,从小就被教育,好好学习,其他的事情不要你管,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等等,到了最后五谷不分,四肢不勤,过了几十年的人生,也只会应试教育,实质上与只会“之乎者也”、茴有四种写法的孔乙己没有多大区别。

再说,胡屠夫对范进的中举前后的反应,中举前就差说一句女儿女婿一家都是靠着他养活,才苟延残喘于人世的,动辄就埋怨范进,而在范进中举后,亲家母让他打醒范进,他却不敢动手了,认为范进是文曲星下凡,打了他,以后是要下地狱的。

不能养家糊口、屡试不第的废物女婿,到神仙下凡,处处都好的半子只有“中举”一步之遥。说来甚荒唐。这里提一个小细节,就是范进发疯后滚进水坑里,头发乱了,衣服也卷了,等他清醒过来后,胡屠夫跟在他身后,替他捋了一捋,若是如此也就罢了,关键在于作者写了胡屠一路跟着,多次替范进抚平衣服的褶皱,一个拜高踩低,跟红顶白而又封建愚弱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。用《红楼梦》里评价薛宝钗讽和螃蟹咏的诗句来说就是“讽刺世人太毒了些”。

再说另一个耳熟能详的人物,严监生,亦是如此。严监生之兄严贡生不是好相与的主儿,严监生的出场就是由他引出的,只因他牵扯进一桩诉讼官司,远走他乡,避风头去了,严监生留下,不得不替他解决纠纷,作者也就把镜头留给严监生。

严监生和严贡生的人物关系也是互为表里,在描写严监生扶正赵氏、丧妻、离世的过程中,严贡生没有出现,等赵氏当家,小儿子去世,那严贡生就如眼睛冒着绿光的豺狼一般出现了,先是假借过继子嗣,而后步步为营谋夺家产。

严监生看重的家财在他去世以后,就成了兄长的囊中之物。也许提起严监生,读者们只想起死前仍然不忘盯着两茎灯芯,直到赵氏掐去一根,才瞑目的形象,但我想说,需要联系前后,才会发现身为次子的严监生,一生是没有安全感的,患难与共的老妻王氏,诞育子嗣的赵氏都无法给他安全感,唯有钱财,才令他心底踏实。于是,他就成了悭吝之人。他的所紧紧抓住的到最后都失去了,也是讽刺。

《儒林外史》的层面多重,一时之间是写不完的。名著的特点之一就是它拥有丰富的内涵,不止可以看见当时的风物,里面的角色,还有延续至今的一些习惯,以何种角度去解读都是成立的。